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汉夜生活_武汉夜网论坛_武汉桑拿网_武汉夜生活论坛

怒杀模特女友:谁让你玩无间道

2019-6-8 15:48| 发布者: 米兒| 查看: 175| 评论: 0

摘要: 四川90后女孩张婉彤为了助力男友江伟斌的事业,做了他内衣网店的模特。没想到,她为爱献身的行为,在两人分手时,竟成为江伟斌要挟的把柄。为惩罚江伟斌,张婉彤想出了一个自认为聪明的办法,欲以此逼迫江伟斌就范。 ...


四川90后女孩张婉彤为了助力男友江伟斌的事业,做了他内衣网店的模特。没想到,她为爱献身的行为,在两人分手时,竟成为江伟斌要挟的把柄。为惩罚江伟斌,张婉彤想出了一个自认为聪明的办法,欲以此逼迫江伟斌就范。张婉彤的目的达到了吗?

知心“大姐姐”逆变成男友

2015年春的一天,17岁的张婉彤下晚自习后,偷偷在被子里发微信:“大姐姐,我身高165,胸围90,我不喜欢勒太紧,我该穿什么码呢……”

1998年出生的张婉彤是四川省泸州市人,父母在当地经营一家酒店。2014年,张婉彤考上了当地一所寄宿制高中。此时,她的胸部发育比别的女孩子要异常突出,她不好意思去内衣店买内衣,在淘宝店购买的内衣穿着又不舒服,她便通过微信搜索,添加了成都一个名叫“爱拼才好命”内衣微商。看到对方的头像是个美女头像,她称呼对方大姐姐。http://www.oneweal.com

没过一会,“大姐姐”就回话了:“哇,小妹妹,你身材不错哦。我建议你买这几款,有钢圈固定,四分之三罩杯,D80……”在对方耐心解答和推荐下,最终张婉彤挑了两件内衣并付了款。不久,她收到内衣试穿后发现特别舒服。张婉彤告诉大姐姐,她再也不用担心跑步的时候,胸前来回晃荡了,这解决了她青春期以来最大的困扰,并一再对大姐姐表示感谢。不知不觉,两人从买家和卖家变成了微信好友。

进入高三,张婉彤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每次来例假的时候,胸部都刺疼,穿什么样的文胸都难受。“爱拼才好命”得知后,给她发来青春期如何护理胸部的小文章,还给她寄了两件无钢圈定型的内衣,张婉彤感激不已,说等参加完高考,第一件事就是去成都看“大姐姐”。

2016年2月的一天,张婉彤帮同学在“爱拼才好命”那买的内衣不合适,想要调换。可是她发出几条微信都没人回复,便试着根据对方微店提供的电话拨打了过去。没想到,接电话的竟是个男生。张婉彤以为打错了,可对方说他就是“爱拼才好命”。张婉彤又羞又恼,在电话里叫了出来:“你怎么是个男的啊?!”说着就挂断电话,“爱拼才好命”只好给她发来一条长长的消息向她解释。

原来,“爱拼才好命”的真名叫江伟斌,时年26岁,四川盐源人。18岁考上大学后,因家境贫寒,放弃读大学到成都打工,后来做了内衣微商。为了打开销路,他特意“男扮女妆”销售女性内衣,后来还开了网店和微店。江伟斌告诉张婉彤,做了这行后,他发现从事女性产品销售市场前景广阔,他打算将来开实体店,成为中国销售女性内衣的男冠军。他还解释说,他一直把张婉彤当妹妹,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在气头上的张婉彤起初没有搭理,江伟斌没有放弃,每天发信息问好和解释。一个星期后,张婉彤的气消了,给他回了一条短信。江伟斌开心地说:“我真担心你再也不理我了。为了这种误会不再发生,我决定在网上表明身份,尽管这样可能会影响销量,但至少我不会再失去朋友了。”江伟斌的真诚打动了张婉彤,她又像以前那样对他无所不谈。江伟斌还像大哥哥一样,鼓励她努力学习,争取考到成都读大学。江伟斌的鼓励无疑给了张婉彤力量,这年的高考,她考上了成都一所大学。得到喜讯的那一刻,她第一时间和江伟斌分享,并对他表示感谢。没想到,江伟斌微信没回,电话也一直没接,张婉彤失落不已。

第三天上午,江伟斌终于给张婉彤打去电话,约她到泸州的某公园见面。当张婉彤在人群中认出江伟斌时,突然哭起来:“我以为你消失了,不理我了……”江伟斌犹豫了片刻,将她拉入怀中,张婉彤顺从地依偎在他怀里……

助力微商男友,大学女生变身内衣模特

2016年9月,张婉彤到成都的大学报到,江伟斌牵着她的手走过大街小巷,对她宠爱有加。为了长期厮守在一起,江伟斌还把自己的工作室租到了张婉彤学校附近。不久,两人就同居了。

住到一起后,张婉彤才发现江伟斌的工作看似自由,实际上却非常辛苦。他经营着一家网店和一家微店,每天大量的时间趴在网上做客服,寻找货源,上货、做推广,经常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到了傍晚还要打包发货。张婉彤总是提醒他多休息会,江伟斌说:“这点苦算什么。为了你,我也要加倍努力呀!”男友如此积极上进,让张婉彤钦佩不已。

2016年双十一之前,江伟斌在网上做了许多促销宣传,严阵以待,张婉彤也向学校请假,准备给男友帮忙,可江伟斌期待中的订单潮并没有到来。网店和微店的订单也只比平时多了一倍,刨去网上宣传的成本不赚不亏。江伟斌很沮丧,翻来覆去睡不着地熬过几个晚上后,他去了杭州淘宝村考察取经。

三天后,江伟斌回到成都,兴致勃勃地和张婉彤聊起从同行那取来的经验:“我现在才发现网上生意做得好,要有实体模特,不能用那些厂商提供的广告模特照。我准备花一笔钱请内衣模特,今后网店和微店的内衣,都用真实图片,更有说服力……”见男友说的头头是道,张婉彤也很高兴。她也期待男友的网店做起来,这样将来带他回家也有底气。

可是没过两天,江伟斌的情绪又低落下来,原来是他在寻找内衣模特上卡壳了。身材好的内衣模特价格都很高,还要求很多。而价格低的模特,又达不到江伟斌期待的效果。张婉彤鼓励男友再耐心点,总会找到合适的模特,江伟斌陷入迷茫:“进入这个市场的人越来越多,我已经开了近两年网店了,如果还不能有突破,真不知道今后还该不该做这个生意。”那天,他又打了一通电话后,颓然地说:“现在找个合适的模特真难啊!”一转头,他盯着张婉彤,迟疑半天说:“彤彤,我发现……”他欲说还休,让张婉彤很着急,在她的催促下,他说:“我发现你倒是一个非常好的内衣模特人选,你看你……”说完用一副无比欣赏的眼光打量着她。

张婉彤脸一红,嗔怪江伟斌是流氓。江伟斌正色道:“我是说真的,要不你真的来当我的内衣模特吧?反正今后网店做起来了,也是我俩的。”张婉彤坚决反对:“你不介意女朋友脱成那样给别人看,我还介意呢。要是老师同学知道是我,我脸往哪放?如果我爸妈知道我拍那种照片,他们会打死我的。”江伟斌赶紧解释:“我会通过技术手段,让所有照片不露出面部。如果你愿意做模特,我来学习摄影,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张婉彤最终被他感动,答应了他。

就这样,张婉彤做了男友江伟斌的内衣模特。为此,江伟斌还认真去学习了一个月的人像摄影技术,并购买了单反相机等摄影器材。第一次拍片时,张婉彤有些放不开,江伟斌耐心引导她学会欣赏自己的身体,展现自己傲人的身材。渐渐地,张婉彤的身体在聚光灯下放松舒展了,“咔嚓、咔嚓”,江伟斌拿起相机快速抓拍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在镜头里那么美,张婉彤也有些小得意,对做内衣模特这件事再也不排斥。一个月后,拍出来的照片效果越来越好。江伟斌将这些照片发到自己的网店,并详细标注内衣模特的身材尺码,由于展示的细节凸出,照片真实可靠,网店的生意明显比以前好了。后来,他又在朋友圈和微店上发布隐去了头部的最新内衣模特照片,获得了许多女粉的点赞。

生意日渐兴隆,江伟斌欣喜万分。2017年4月,张婉彤生日时,他花3000多元给她买了一枚漂亮的戒指,还承诺结婚那天,要送给她一枚大的钻石戒指。

骤然情变,怒杀反水女友

2017年12月,江伟斌从同行那里得知,现在流行网红经济,如果产品在小红书或抖音上发布,可以为网店引流。他下载这两款app研究后,发现每天在线人数惊人,而且许多网红产品都是从小红书和抖音上火起来。女友身材这么火辣,如果把女友打造成小网红,今后她就成为移动的“流量包”,每个月打造一两个爆款,那收益就相当可观了。江伟斌开始想办法怎么说服张婉彤穿内衣拍抖音小视频或者小红书,这里面必须是整个人出境,遮遮掩掩肯定没有效果。没想到,张婉彤一口拒绝。这一次,江伟斌好话歹话都说尽了,她就是不答应。江伟斌解释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还声泪俱下说自己家庭条件差,等张婉彤毕业了就娶她回家,可没钱没房子,拿什么娶?现在网店生意刚好一点,如果有更多的途径把网店做好,今后他们的日子也不用愁了……

这些话他对张婉彤来说过无数次了,张婉彤有些厌烦。两人吵了一架后,张婉彤没有回他们的同居房子里,住回了学校宿舍。同寝室黄玲也是泸州人,两人在大学是闺蜜。得知张婉彤和男友吵架的原因后,黄玲提醒她:“我真怀疑你男朋友是不是真的爱你,试问,哪个男人能够允许自己的爱人穿成这个样去抛头露面?以前遮住脸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你拍视频,他这是找女友还是找模特啊?”

闺蜜的话让张婉彤豁然清醒,思前想后,她也觉得江伟斌接近自己的动机不纯。就在这时,江伟斌还在给她发微信做工作:“亲爱的,要不咱们做一款介绍内衣的视频,你做主持人,只需偶尔在身体上比划一下……”张婉彤很生气,江伟斌不关心她这天晚上在哪过夜,还在劝说她拍视频。她第一次对两人的爱产生了怀疑,决定两个人先分开一段时间再说。

第二天,张婉彤在闺蜜的陪伴下,去出租屋取衣物,江伟斌赶紧哀求:“亲爱的,我错了,你不愿意就算了,咱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可以吗?”张婉彤有些心软,但在闺蜜的示意下还是硬着心肠搬了出去。

不久后,学校放寒假了。张婉彤回到家不久,江伟斌就给她打来电话,说在某公园老地方等她。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许是想起了曾经的恩爱和江伟斌对她的好,张婉彤出来见了江伟斌。两人在附近一家快捷酒店亲热一番后,江伟斌又提出:“彤彤,我进了一批2018年的新款内衣,开学后你还是回去,继续做我的内衣模特好吗?”听了这话,张婉彤的脸立刻变了:“原来你来这里追我,就是为了让我继续做内衣模特啊!”在愤怒情绪左右下,张婉彤决然提出分手,并头也不回冲出了酒店。

2018年开学后,江伟斌到学校去找了张婉彤许多次,她不是不见面就是态度冷淡,江伟斌不知道该怎么办。扪心自问,他对张婉彤是有感情的,但更多的是担心失去她这个不要钱又身材熬人的模特。眼看着新上的一批内衣一直走不动货,他无比焦急。

4月的一天晚上,江伟斌再次在微信上求张婉彤给他做模特,张婉彤警告他:“你要是再纠缠我,我就拉黑你所有的联系方式,还把你做的这些恶心不要脸的事贴在网上。”江伟斌见张婉彤是铁了心要跟他分手,也一下子急了,威胁道:“你不要把我惹急了,小心我把你那些带色的照片都贴到网上,到时候看是你不要脸还是我不要脸?”

原来,两人在拍内衣照片时,偶尔情致所致,在江伟斌的要求下,张婉彤也让他拍了一些全裸的照片。江伟斌答应他,只是自己偶尔拿出来欣赏,打死也不会外传。可现在,他所说的带色照片,不就是想拿那些裸照来威胁她吗?张婉彤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见她心神不宁,黄玲问她出了什么事,张婉彤不敢告诉她,江伟斌手上有她的裸照,只是说江伟斌要公布那些内衣照片的头部,就是要曝光她的真身。她担心江伟斌真的会将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到时候,她哪里还有脸面见人。

黄玲很生气地说:“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无赖,要不我们找人在他店里买东西,然后给差评,让他店铺降低信用等级,给他一个教训?”黄玲的话提醒了张婉彤,她说:“对呀!跟江伟斌生活的那段日子,我知道他每天最害怕什么,他害怕买家给差评,担心微店被冻结,这样一来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你这一提醒,我就没那么害怕他了,我已经想好办法应对他。”

不久,江伟斌就发现自己的淘宝店出现了几个差评,他着急不已,每天给买家打电话,可对方就是不接。很快,微店也因为出售商品举报人太多,而被暂时冻结了。就在江伟斌焦头烂额时,接到了张婉彤的电话。张婉彤得意地开门见山说道:“你不用找那些买家了,那都是我找人干的,你的微店也是我找人举报的,如果你要撤掉差评,恢复微店,你必须交出我所有的照片,一张也不准保存!否则,我让你这两年的辛苦全打水漂。”

一时间,江伟斌大跌眼镜。在他眼里,张婉彤就是一只温柔的小绵羊,全在他的掌控中。没想到自己却反被她钳制住了,懊悔之际他又有些不甘心。可是眼看着淘宝的流量越来越差,微店继续被封,江伟斌不得不按照张婉彤的要求删掉了照片,他还承诺不再骚扰她,两人就此彻底分手。

然而,江伟斌在删掉照片后,发现有两个差评一直没改过来,淘宝差评买家手机也已经关机,微信号也没有解禁。他几次打电话给张婉彤,可她说不清楚,因为她安排的买家都已经改了评论。而且微店解封,她没办法做主,只能等腾讯公司调查结束后,才会有结果。江伟斌气疯了,他认定这是张婉彤故意玩他。想到自己竟被一个小丫头玩于鼓掌,他异常愤怒。

2018年5月9号,江伟斌打电话给张婉彤,告诉她手里还有她的照片要交给她,让她自己销毁。张婉彤气急,没有多想就匆忙赶到出租屋。出乎意料的是,江伟斌根本就不提照片的事,而是张口就质问她为何不讲信用,为何到现在不把两个差评改过来,也不给自己的微信解封。张婉彤反唇相讥:“你以为你是谁?你想怎么样就能够怎么样吗?你利用我利用得还不够吗……”

江伟斌气得浑身发抖:“我以为我是谁?今天就让你看清楚我是谁!”说着,就冲到厨房,拿起一把水果刀向张婉彤接连刺去,张婉彤躲闪不及,很快被他刺倒在血泊中。见张婉彤在地上挣扎到没了气息,江伟斌才反应过来自己闯下了大祸。他将张婉彤的尸体拖到阳台,晚上天黑后又骑着电动车将包裹后得尸体载到了温江区一处偏僻的农田水沟里抛弃。

张婉彤连续几天没有上课也没有回寝室,电话也关机,黄玲觉得不对劲告诉了老师并报警。成都市某公安局民警经过缜密侦查,发现张婉彤前男友江伟斌有重大作案嫌疑,5月17日,民警在江伟斌的出租屋将其抓获,江伟斌对自己杀害张婉彤并抛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根据他的交代,民警随后在温江区找到了张婉彤的遗体。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等待江伟斌的将是法律严惩! (因涉及隐私,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相关单位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编辑/张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武汉夜生活网    

GMT+8, 2019-6-24 17:04 , Processed in 0.15501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