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汉夜生活_武汉夜网论坛_武汉桑拿网_武汉夜生活论坛

把老妈交给智能手机?陪伴是最现实的告白

2019-1-11 14:17| 发布者: 张志明_| 查看: 607| 评论: 0

摘要: 看视频、抢红包、刷朋友圈……这些原本是年轻人的专利,可不知从何时起,它们渐渐在老年群体中风靡,将无数老人修炼成了“手机控”。60岁的甘肃省兰州市退休老太李余霞就是其中之一。过去,她总批评女儿程菲不要当“ ...

看视频、抢红包、刷朋友圈……这些原本是年轻人的专利,可不知从何时起,它们渐渐在老年群体中风靡,将无数老人修炼成了“手机控”。60岁的甘肃省兰州市退休老太李余霞就是其中之一。过去,她总批评女儿程菲不要当“低头族”,可自打程菲教会她玩转智能手机后,她竟也迅速沉迷,变成切切实实的“网瘾老人”。而终日机不离手,带来的后果远比女儿和她所想象的更严重——武汉桑拿


无暇陪伴空房母亲,买部智能手机能尽孝?

 

2016年12月的一天,程菲给母亲李余霞打电话。没说几句,李余霞打断她:“就这,先挂了,我要错过抢红包了!”程菲哭笑不得。都说老人越老越像小孩,她算是切身感受到了……


37岁的程菲是甘肃省兰州市某实业有限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丈夫李斌是兰州市某汽车修理厂的工程师,儿子李明耀上初一。母亲李余霞刚满60岁,退休前是一家国企的档案管理员,父亲两年前去世后,她一直独居在城郊的老房子里。身为家中独女,程菲平时总加班,又要照顾小家,周末休息时也只想瘫在家里,所以不太常去看望母亲。李余霞性格内向,上班时就没啥兴趣爱好,退休后没什么交际,也很少出门。不知从何时起,程菲发现母亲越来越频繁地给自己打电话。程菲嫌她啰唆,就给她买了部智能手机,想让她学会上网找乐子。李余霞本就反感女儿是个“低头族”,嫌弃地拒绝了。程菲只好将手机束之高阁。

 

可2016年7月的一天,李余霞忽然打来电话,让程菲把那部智能手机拿来,说她要学上网和发微信。原来,她刚参加了单位组织的退休员工联欢会,发现老同事们个个都在刷朋友圈。程菲求之不得,当即把手机送过来,手把手地教会她操作步骤。

 

很快,程菲感觉到了母亲的变化——她天天忙着转发朋友圈里的各种鸡汤文、养生秘笈,以及聊QQ群、听音乐、看视频去了。程菲顿觉耳根清净,也为母亲找到了精神寄托而高兴。但没过几个月,程菲就不那么开心了,她发现母亲渐渐矫枉过正地成了“手机控”。李余霞的手机随时插着充电宝,经常半夜还在发朋友圈。有天家里Wifi不好用,她非让程菲立即请假过来处理。无手机,不如厕;无手机,不等待;无手机,不睡觉……后来,李余霞又迷上了抢红包,经常为了几分钱的红包,就匆匆挂断她的电话……

 

那段时间,李余霞每天机不离手,废寝忘食,不是因为看小说烧干了锅,就是差点把手机掉进洗脚盆。程菲说过她几次,让她适可而止,李余霞却说:“不是你让我玩手机的吗?你们没时间陪我,还不许手机陪我啊?”程菲哑口无言。她决定多往母亲这儿跑跑,希望能帮母亲转移下注意力。可常常是程菲坐在母亲身边,李余霞也是自顾自地在玩手机,说话也只是简单地回应下。程菲不得不承认,母亲已经变得不爱跟她交流了。她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那句网络流行语: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在你身边,你却在玩手机。

 

程菲跟同事、朋友说起这事。没想到,很多人不约而同地叹气,说他们家老人也是如此,天天恨不得陷到手机里去,家也不顾了,娃也带得没过去细心了。大家都没啥好办法,母亲又固执,程菲也没空总管着她,只好买来蒸汽眼罩和自动按摩器,希望能帮母亲减轻些长时间使用手机的危害。

 

2017年春节前夕,程菲发现母亲参加了一个叫“民族大业”的所谓新型产业。对方声称要解冻数以兆亿的民族海外资产,说是守护资产的老人年近百岁、来日不多,想把钱取出来做慈善,如果你缴纳111元手续费,并保守秘密,就能获得数百万元的善款补助。程菲不敢相信,这么侮辱智商的骗局,母亲也信?可李余霞就是信了,还交了手续费,只因朋友圈里大家都在转发。她一向对朋友圈里的消息深信不疑。

 

李余霞要拉程菲入“守护”群,程菲据理力争,试图向她揭发骗局。可李余霞油盐不进,说她朋友圈里的人不会害她。母女俩大吵一架。后来,那个“守护群”一夜之间解散,李余霞的钱打了水漂,可她坚称,肯定是有人泄密,才导致“大业”未成,因为朋友圈都这样说的。程菲又可气又好笑,但她不想太驳母亲的面子,想着她只是小打小闹,也没再多说什么。

 

一朝刷出精神问题:该如何拯救孤独母亲

 

2017年3月的一天,正在上班的程菲接到了邻居电话:“程菲,你快来,你妈出事了……”


据邻居描述,一小时前,李余霞像着了魔似的在小区附近转悠,嘴里念叨着“还我钱,还我钱”,晕倒在大马路上,差点被飞驰而过的汽车碾到。路过的好心邻居将她送进医院。程菲立刻赶到兰州市某人民医院。医生告诉她,李余霞突发中风,幸亏送医及时,捡回一条命。病床上,母亲还在昏睡,看上去是那么柔弱无依。程菲哭出声来。之后,李余霞醒来,看到女儿放声大哭:“妈,妈的钱,全没了……”

 

原来,李余霞一直想出去旅游,可她退休工资不高,老伴生前治病又花了很多钱,她又不想给女儿添负担,就一直琢磨着如何让自己挣点钱。

 

大半年前,微信群里有人发了条看视频挣钱的信息。李余霞加了对方,被拖到一个任务群,还下载了一个APP。群主说,在APP里缴纳一定押金,获得看视频资格,每天点击视频,就能获得高达50%的年化收益,押金越高,收益越高。她拿出8000元小试牛刀,一个月下来收获颇丰。她一心想赚到钱后证明自己,免得女儿老指责自己玩手机,便将10万元积蓄投了进去。可半个月前,APP打不开了,群也解散了。三天前,老板携款跑路的消息传来,李余霞崩溃了……

 

程菲立刻报警,安慰母亲说警方一定会把坏蛋绳之以法。李余霞依然以泪洗面,有时还会喃喃自语。住院一段时间后,她的中风症状基本上消除,可她终日郁郁寡欢,时常叫着头疼心慌。经过进一步检查,她被诊断为适应性障碍。医生说,她精神上受到了强烈刺激,心理恢复需要一个过程。程菲很自责,后悔自己当初不该图省心,把智能手机甩给母亲当陪伴。她决定接母亲回自己家里照顾。

 

第一天夜里,程菲睡前不放心,去母亲房间看她睡得是否安稳。她发现母亲早睡着了,手机却在呜呜作响。原来李余霞没关手机,各种微信群活跃非凡。程菲正要设置静音时,李余霞醒来阻止了她,说自己习惯于屋里有点响声,不然程菲一走就太安静了,“我还得开电视听声儿,更费电。”程菲听着酸酸的:“妈,你在我这呢。放心,我不走,一家人都陪着你……”“原来这是在你家啊。”李余霞安心地翻身睡去了。

 

那段时间,母亲做起了程菲最爱吃的韭菜盒子。一天,桌上明明有两个韭菜盒子,母亲却不让她吃。第二天,桌上变成了一个,她要吃,母亲还是不让。再三追问下,李余霞才说,她包馅时不小心放了两遍盐,觉得太咸不愿让她吃。程菲听完,泪流不止。

 

李余霞清醒时,一直念叨案子。听到案子没破,她就长吁短叹,做事无精打采。医生说要设法打开李余霞的心结,程菲若有所思。6月底的一天,程菲回到家,“兴奋”地告诉母亲,说案子破了。她将厚厚一摞现金交到李余霞手中,李余霞捧着钱老泪纵横。一旁,丈夫李斌冲程菲点头示意。这是夫妻俩的共同决定,拿出10万元积蓄,让母亲了却心事。

 

果然,李余霞的情绪渐渐好起来。程菲不敢掉以轻心,一边督促母亲按时吃药,一边琢磨着怎样帮母亲排解寂寞。她开始给母亲派工作,先是让李余霞给家里做晚饭,又让母亲检查儿子李明耀的作业,比如背课文之类,借此让祖孙俩多说说话。

 

慢慢地,李余霞主动聊起了她被骗的细节。她说:“当初拉我入群的小伙子人多好啊,我在群里问问题他耐心细致地解答,我在朋友圈转发任何信息他都点赞,我给他发信息他都认真回复……”程菲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对母亲的忽视和冷落,才给了骗子以可乘之机。她更加懊悔和自省。

 

子女温暖搭伴养老:真实的日子绽放芳华

 

随着李余霞的病情日益好转,她又慢慢对手机爱不释手起来。程菲让她多在现实生活中找乐趣。李余霞说:“我以前凌晨4点醒来,就在家拖地等天亮。后来有了手机,我看手机看到后半夜,一觉醒来就能看到太阳了。你知道我多高兴吗……”见状,程菲特意找来些报道给母亲看。其中一篇讲日本有位90岁老奶奶是时尚达人,着装文艺范,画画、摄影、旅行无所不能。李余霞眼前一亮,又叹息道:“有几个能活成不老妖精啊!”程菲叫来儿子鼓励她,说她也可以当个时尚老太太。

 

之后每天晚上,程菲都带李余霞去跳广场舞。起初,李余霞不愿动,程菲就先扭起来。慢慢地,李余霞也迈开腿扭起腰,程菲给她拍下视频。夜里回去后,母女俩还依偎在一起,看视频哈哈大笑。

 

2017年8月,李余霞基本康复。她嚷着要回家,说舍不得她的“狗窝”,也不想影响女儿一家的生活。程菲同意了。但她担心母亲回去后又变成“手机控”,思来想去,她决定彻底“改造”母亲。

 

那段时间,程菲每天都往母亲家跑。她给母亲买了许多漂亮的多肉植物,李余霞立刻被吸引住了,天天把它们当宝贝般伺候。接着,她又趁周末带着母亲去骑共享单车,与她一起走街串巷,探访城市里的角角落落。李余霞忙碌,也高兴了起来。

 

但程菲觉得这样还不够,毕竟她陪伴母亲的时间有限。为了帮母亲彻底摆脱手机,找到现实生活的乐趣,她找来两个闺蜜商量。这两个闺蜜的母亲张姨和范姨也是“手机控”。三人决定休一次年假,带上她们母亲去海南,来一次搭伴旅行。

 

8月底,旅行正式启动。在机场,三个老太太一见如故,相互加了微信。仨老太你拍我我拍你,上传朋友圈后互相点赞点评,玩得不亦乐乎。

 

到了三亚,碧海蓝天,海浪追逐着沙滩,李余霞格外开心。程菲拿出泳装给母亲,李余霞嫌暴露不愿换。正说着,张姨和范姨穿着花枝招展的泳装走过来。李余霞也不怵了,当即换上泳装,任程菲“咔嚓咔嚓”地拍照。海南天气炎热,李余霞拿出她亲手做的浆水(西北特色避暑饮品),分给大家享用。张姨和范姨请她回兰州后教她们,李余霞欣然应允。海南之行,令三个老太太的关系迅速亲密了起来。

 

回兰州后,张姨和范姨立刻请李余霞去她们家教学。三人每天在朋友圈发布新浆水的进展,吸引了众多目光。又有几个老太太加入进来,从切磋厨艺,到交流养花、旅行等,她们走动更加频繁。这天,李余霞忽然对女儿说,她想买一双高跟鞋。程菲大跌眼镜,想母亲大半辈子省吃俭用,从没穿过高跟鞋,怎么突然来了热情?李余霞不好意思道:“我看你张姨范姨她们都穿着呢,我不想自己太土,也得收拾下啊。”程菲陪母亲去买了高跟鞋,又配了漂亮衣服、裙子。李余霞换了新行头后,走路都挺直了背。见状,程菲和那两个闺蜜又趁热打铁,给三位母亲报了烘焙班。这下,老太太们有的忙了……

 

10月,程菲做主为母亲她们报了游泳培训班。这天,李余霞激动道:“以后我再不说自己老了!”原来,她们当天游泳时,遇到一个女游泳健将,体力和水平惊人,一聊才知道人家都70岁高龄了。在榜样作用下,三个老太很快学会了蛙泳。李余霞决定接着学仰泳和自由泳,宣称将来有机会还要考深水证。听着母亲的雄心壮志,程菲惊呆了。

 

那天,闺蜜给程菲传来一段视频。视频里,李余霞居然和张姨范姨等人跑去K歌,她还用俄语演唱了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程菲对母亲刮目相看,儿子李明耀更是对姥姥佩服得不得了,没事就缠着让李余霞教他如何卷着舌头打嘟噜……

 

就这样,李余霞忙得再也没时间刷手机了。一次,李余霞给程菲打来电话,说她和张姨范姨已经在从陇西文峰镇返程的火车上了。去了趟甘肃的中药集散中心,李余霞收获满满:“兰州卖的黄芪、党参都不新鲜,好些是硫磺熏过的,我们去这些中药的老家,给你们买了好多纯天然的,你看妈妈能干不……”程菲和闺蜜不禁感慨:三个老太太,也是一台戏啊!

 

2018年元旦节,李余霞与张姨范姨约着一起去电影院,观看了电影《芳华》。她们发现,原来看电影并非是年轻人的专利,老年人一样可以活得很年轻!这不,刚回到家,李余霞就找到程菲,让她教自己学会网购电影票。随后,她打电话给张姨范姨:“姐妹们,下回咱们接着约……”

 

[编后]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很多人惊觉,自己父母也成了“手机控”。父母玩手机,除了打发时间,也是为了拉近与子女、晚辈间的距离。可过于依赖手机,既容易对老年人身心健康造成伤害,也容易让老年人身陷网络骗局,产生各种家庭矛盾。正如本文中,一部本是用来陪伴母亲的智能手机,却害得母亲精神出了问题,险些酿成惨剧。事实上,作为子女,陪伴和关心才是帮老人战胜寂寞的一剂良药。而作为老年人,不能完全指望子女,也不能过于依赖脱离现实空间的技术去排解寂寞,应更多地融入现实生活中的人际互动。最真实的快乐,来源于自己的内心和活生生的朋友圈。    编辑/鲁 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武汉夜生活网    

GMT+8, 2019-6-24 18:01 , Processed in 0.15516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