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汉夜生活_武汉夜网论坛_武汉桑拿网_武汉夜生活论坛

愧对代孕妈妈:来一场托孤的房车旅行

2019-1-10 14:36| 发布者: 阿离1| 查看: 712| 评论: 0

摘要: 身患绝症的林唯欣在生命尽头,带着12岁的女儿赵小佩和聘请的司机郑晓萍,开始一场房车旅行。旅途中,正处在叛逆期的赵小佩,和母亲以及郑晓萍之间矛盾不断。旅行结束,在林唯欣生命的尽头,赵小佩的身世之谜也一步步 ...

身患绝症的林唯欣在生命尽头,带着12岁的女儿赵小佩和聘请的司机郑晓萍,开始一场房车旅行。旅途中,正处在叛逆期的赵小佩,和母亲以及郑晓萍之间矛盾不断。旅行结束,在林唯欣生命的尽头,赵小佩的身世之谜也一步步揭开……武汉桑拿


绝症妈妈生命尽头,为女儿的未来绸缪

  

2015年12月23日,长沙街头圣诞的气氛越来越浓了。可时年40岁的林唯欣穿行在人群中,像一个被抽空了的游魂。一个小时前,她从湘雅某医院拿到了诊断书:乳腺癌,晚期。湖南省某肿瘤医院的医生告诉她,施行双乳切除手术,剜去病灶,能暂缓癌细胞的蔓延。林唯欣知道,即便这样,也不过多苟活几天,她婉拒了手术的提议。她要把最后的时间留给12岁的女儿赵小佩,不久前小佩失去了父亲,如今又将失去母亲……林唯欣不敢想下去。

  

从痛苦中抽离出来的林唯欣稳了稳神,来到女儿就读的中学门口,赵小佩早已等在那。见到母亲第一句话,赵小佩提出平安夜想去参加同学举办的圣诞party。要是以往,林唯欣肯定不会同意,但那天,她迟疑了一下说:“好吧!”赵小佩不相信地问了几遍:“真的吗?”得到肯定答复后,她一蹦三尺高地想搂住母亲,却又不好意思地放下双臂。看得出,母女之间有些疏离。此时天空下起了淅沥的小雨,小佩问母亲怎么没带伞,林唯欣颇有深意地说:“没有伞的孩子要学会奔跑!”小佩笑着说:“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艺了?”

  

这个女儿来之不易。13年前,林唯欣和丈夫赵大军从常德来到长沙某建材大市场做建材生意,遇上了房地产大发展的好时候,他们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很快在长沙买房买车。遗憾的是,林唯欣先天性子宫畸形,无法生育。赵大军虽说他不介意,但林唯欣心里有愧。好友蔡青给林唯欣出主意:找个代孕母呀!把你们的精子和卵子做成胚胎后移植到代孕母的身体里。林唯欣最初很犹豫,可她查了相关资料,并偷偷走访了几家代孕机构后,动心了。2002年12月,经人介绍,林唯欣接触到深圳一家地下代孕公司在长沙的分公司,实地考察后,她向丈夫提出请人代孕,没想到赵大军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2003年年初,林唯欣夫妇选中了代孕女郑晓萍。时年24岁的郑晓萍是湖南省益阳市人,高中毕业后在长沙打工。因为重病父亲急需筹钱治病,她不得不选择这条路。双方签下保密协议后,林唯欣夫妇支付了20万元作为酬金。接下来,经过漫长的取卵、授精、胚胎植入,他们的孩子在郑晓萍肚子里悄然成长。

  

女儿坠地时,林唯欣没有想象中的欣喜,不过赵大军见了女儿第一眼就爱不释手。林唯欣对蔡青说:“就冲着这一点,我的处心积虑,总算没有白费啊。”蔡青看着她,长长地一声叹息。孩子满月,就是郑晓萍离开的时候。没想到这个女人对孩子产生了感情,提出以后想见孩子。林唯欣一听大惊失色,断然拒绝,担心郑晓萍纠缠,后来还搬了家。

  

有了孩子作为纽带,夫妻俩感情越来越好,生意也越做越大。2008年4月,赵大军拿出全部积蓄与朋友合伙投资开了一家装修公司,没想到半年后,不仅亏掉全部资金,还被合伙人骗了300多万。2011年,已经负债累累的赵大军结束生意,卖掉门面和一套住房,才还清债务。为了生存,赵大军给人开大货车跑运输,林唯欣在家附近的一家公司找到一份会计工作。日子虽清苦,但也安稳。

  

没想到2014年5月的一天,赵大军驾驶的大货车在湖南省平江县境内遭遇车祸,当场身亡。那段时间,仿佛天塌地陷,林唯欣想死的心都有了,可当女儿甜甜地叫她“妈妈”时,林唯欣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此后,林唯欣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到小佩身上,这对处于青春期的赵小佩来说,母亲的控制欲太强,她急切想逃。赵小佩越来越沉默,每天回到家就躲进卧室,两人之间仿佛竖起了一道藩篱。

  

那个圣诞节,赵小佩玩得很晚才回,林唯欣没有责怪她。小佩说:“原来您也是个讲民主的妈妈。”林唯欣笑着说:“那我就再民主一回,你不是想去看海吗?想坐房车吗?这个暑假我们就去吧。”赵小佩惊讶地问:“你确定?你有时间?你不怕花钱了?”林唯欣瞥了她一眼调侃道:“你还有什么愿望?为娘尽量满足。”赵小佩凑近她问:“您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林唯欣心头一痛,她伸出双臂迎向女儿:“我只想让你抱抱我。”赵小佩勉强拥抱了母亲,林唯欣却紧紧搂住她……

  

背地里,林唯欣开始有条不紊地准备“身后事”。她来到长沙市某律师事务所,立了遗嘱,将财产分成三份,一份留给在常德的父母,一份留给赵小佩,她没有兄弟姐妹,剩下的就给了赵大军的家人。随后,林唯欣去常德探望了双方老人,还拜托几个表亲,让他们照顾好两家老人。怎么看,她都有着诀别的意味,可亲戚们没有一个人看出来。

 

蔡青目睹林唯欣的行为后,心痛不已。她流着泪说愿意收养小佩,林唯欣缓缓地说:“我要去找郑晓萍。”蔡青愕然道:“你疯了?”林唯欣淡淡一笑地说:“她是小佩最合适的托付人。”

 

浪漫房车之旅,母亲的另类托孤告别

  

当年,林唯欣担心郑晓萍纠缠他们,要求地下代孕机构出面制止。这之后,郑晓萍再也没有了消息,据说地下代孕机构用了“非常手段”对付她。后来,林唯欣通过收藏的旧手机,好不容易开机后,查到当年联系的一个代孕公司的电话号码。竟然有个曾经的员工没有换号,对方让她支付了一笔钱后,给了她代孕者的资料。林唯欣拿到了郑晓萍的身份住址信息,她按图索骥,来到郑晓萍老家——益阳市某街,在那里她打听到郑晓萍2年前离异,如今在长沙南站开黑车,并拿到她的电话号码。

  

2016年3月12日,林唯欣拨通郑晓萍电话,她刚自报家门,对方就挂断电话。林唯欣不死心,随后几天在长沙南站徘徊,终于摸清黑车司机的聚居点。当林唯欣再次找到郑晓萍时,她正和几个男司机围桌“斗地主”,郑晓萍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嘴里嚼着槟榔,吆五喝六地催对方出牌,她眼睛浮肿,头发凌乱,完全是一个失败者的形象。就在林唯欣四处张望时,郑晓萍一抬头看到她,扔下手中的牌,挑衅似的走到她面前,林唯欣急忙说:“我要叫车。”车启动不久,林唯欣问她:“你想见小佩吗?”郑晓萍像被蜇了一下,猛地刹住车,回头厉声道:“下车,你给我下车!”见林唯欣不动,郑晓萍愤然说:“当年你们利用完我后就找人把我打走,你现在找我干什么?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林唯欣流着泪说:“对不起,当年是我们不对。不久前我丈夫去世,如今我也不久将离开人世……”郑晓萍愣了。那天,林唯欣提出希望郑晓萍能帮她开几天车,她会支付报酬,郑晓萍问:“你为什么请我?”林唯欣沉默半晌说:“我想让你见见小佩。”郑晓萍没做声。

  

2016年7月初,林唯欣打电话让郑晓萍来到长沙某小区。原来林唯欣以每天1200元的价格,租好了一辆中型房车,林唯欣向小佩介绍她是司机郑阿姨,将全程陪伴她们的北海之旅。郑晓萍和小佩四目相对时,突然愣了:“这女孩怎么这么像我小时候?”就在郑晓萍犹疑时,小佩却撅起嘴说:“你牙齿怎么这么黑?吃多了槟榔吧?”郑晓萍尴尬极了。林唯欣赶紧呵斥小佩:“不准这么没礼貌。”小佩伸伸舌头,不再说话。

  

很快,郑晓萍就领教到,小佩是一个多么难以相处的孩子。7月14日,从桂林前往北海的途中,郑晓萍不小心摔坏了小佩带上车的含笑花盆栽,花盆上面烤瓷印制了几年前小佩和父母的合影,非常珍贵。小佩大发雷霆,动手打了郑晓萍几拳。林唯欣命令小佩道歉,并打了她一巴掌,小佩一气之下跑下车,等她们发现时,她已不见踪影。林唯欣和郑晓萍四处寻找,终于在附近的清水镇一个抓娃娃机前看到她。小佩见到她们俩就边跑边喊:“人贩子,快抓人贩子!”结果,三人都进了派出所。经过一番折腾,民警总算弄清楚了,这是一个熊孩子搞出来的乌龙。

  

三人从派出所出来,一路上,林唯欣默不作声。回到房车,赵小佩本以为会迎接一场暴风骤雨,没想到,林唯欣却柔声道:“小佩,你现在想任性就任性,想发泄就发泄吧,妈妈不怪你。以后,也许没有人再让着你。”赵小佩不解其意,郑晓萍赶紧主动向小佩伸出手:“咱们握手言和,怎么样?”小佩顺势抓住她的手,两个人都笑了。林唯欣决定教会女儿做饭。这个念头源于她看过一个日本作家的书《会做饭的孩子到哪里都能活下去》。一路上,林唯欣还教小佩做简单的针线活,如何处理女孩生理期的问题,教她如何保护自己。林唯欣恨不得把所有的生活经验倾囊相授……一个与死神赛跑的母亲,无能为力却又如此充满力量。郑晓萍看在眼里,也开始对林唯欣充满敬意。

 

四天后,房车终于到达北海边。这天晚上,三人漫步在沙滩上时,赵小佩发现一只小海龟从沙洞里爬出来,她看呆了。这时,林唯欣轻声道:“如果没有妈妈陪伴,你能像这只小海龟一样爬向大海吗?”小佩奇怪地看了一眼母亲,说:“您不是陪我来看大海了吗?”林唯欣说:“我是说以后,你能否照顾自己?”小佩大大咧咧地说:“放心吧,您忙您的,我会照顾好自己。只要——您按时向我卡上打款就行。”她调皮的样子把林唯欣逗笑了,一旁的郑晓萍却觉得心中一阵酸涩。

 

少女的身世之谜,亲情交接爱在延续

  

10天后,她们结束了北海之旅,回到长沙。小佩主动留下了郑晓萍的联系方式,还邀约她到家里来玩,郑晓萍笑着点头答应了。

  

这年8月初的一天,正在长沙市区拉客的郑晓萍突然接到赵小佩的电话:“阿姨,你快来帮帮我,我妈妈怎么叫都叫不醒。”郑晓萍一听大感不妙,第一时间赶到,并将林唯欣送入长沙市某医院。林唯欣在抢救时,小佩这才知道,母亲竟然罹患绝症,她在急救室外哭得撕心裂肺,郑晓萍不停地安慰她。

  

两天后,林唯欣转到普通病房,守在身旁的有郑晓萍和小佩,还有闺蜜蔡青。林唯欣让蔡青带小佩离开,请郑晓萍留在病房里。这天,林唯欣向郑晓萍道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起初,林唯欣试探着问郑晓萍:“你觉不觉得小佩很像你?”郑晓萍一惊:“怎么会?她只是借我的肚子来到这个世界。”林唯欣一字一句地说:“其实,小佩是你的孩子,你是她的亲妈!”郑晓萍吓得站起来:“这不可能!别开这样的玩笑!”林唯欣流着泪,讲述了当年代孕变成盗卵的隐秘交易。

 

原来,替他们做代孕手术的医生发现林唯欣不仅子宫畸形,卵子也有问题。为了做成这笔生意,这个黑心的医生向她建议用代孕母的卵子!林唯欣痛苦万分,但事已至此,她也没有退路。她不仅同意了医生的提议,为了让他守口如瓶,还给了十万元封口费。就这样,他们利用郑晓萍医学知识淡薄,经常以检查身体为由让她来手术室,实际上寻找合适时机取卵。盗卵成功后,医生利用赵大军的精子与郑晓萍的卵子结合,孕育了胚胎,再植入郑晓萍的腹中。

  

郑晓萍不敢相信如此荒唐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愤怒地说:“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处心积虑,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我不能生育,还离了婚。现在你遭到报应了,就想编个故事让我来照顾你的孩子,这不可能!”她起身要走,林唯欣苦苦哀求道:“我是个罪人,看在我时日无多的分上,你接受小佩吧,她不用你抚养,我会给你们留一笔钱。”郑晓萍冷笑道:“钱?你以为钱能买来一切?林唯欣,我恨你!”郑晓萍大步走出病房,跑到住院部楼下的亭子里,忍不住潸然泪下。几年前,她与益阳人王学文结婚后,几年都没有生育,她偷偷去医院检查过,医生告诉她,她的卵巢受损,再孕很困难。得知这一结果,她痛心不已,怕代孕经历曝光,也因为不想拖累王学文,郑晓萍提出离婚。离婚后,她孤身一人来到长沙,把自己活得像个男人一样,对人生再没有任何追求。原来,自己今天的悲剧都是当年林唯欣造成的,她恨这个自私的女人。

  

为了证明林唯欣所说属实,郑晓萍将小佩的毛发送到长沙市某亲子鉴定中心鉴定。几天后,郑晓萍收到了亲子鉴定的结果,证明她与小佩是血亲。郑晓萍看着鉴定结果,心里五味杂陈。而这边,林唯欣的病情仍在加重,癌细胞早已扩散到了全身。在离世之前,林唯欣必须说服郑晓萍接受小佩,她是小佩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那段时间,林唯欣给郑晓萍发了大量的微信、短信,忏悔自己的过往,也哀求她能照顾小佩。此时的郑晓萍想起房车之旅相处的种种情形,不禁愁肠百结。

  

2016年9月4日,林唯欣感觉身体好了许多,她挣扎着起床,说要去见郑晓萍。蔡青在一旁拦着她,林唯欣哀求道:“我不能就这么丢下小佩,郑晓萍是她亲生母亲,也是这个世界唯一能够给她母爱的人。”在她泣泪哀求下,蔡青陪着林唯欣找到郑晓萍位于长沙南站附近的一间出租屋。

  

当郑晓萍见到已经形容枯槁的林唯欣时,她心有戚戚。林唯欣“嘭”地跪在她面前,哭着说:“小佩太可怜了,是你、我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你忍心看着她孤单长大啊?”一旁的蔡青也劝道:“‘女人本弱,为母则强’医生说林唯欣能够熬到现在就是奇迹了,为了让你接受小佩,已经多天无法进食的她硬是撑着来找你……”郑晓萍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她扶起林唯欣,流着泪点头同意了!那天,郑晓萍说,她将继续守护这个秘密,等小佩成人之后再告知真相。林唯欣很感激她的成全之举。

  

2016年10月12日,夜里十一点左右,林唯欣安详地闭上了眼睛。那天,郑晓萍、小佩以及一些朋友都陪在她身边。闭眼前,她把郑晓萍和小佩的手拉到一起。林唯欣去世后,郑晓萍作为“好朋友”,陪伴小佩,两人关系融洽。在她的悉心照顾下,小佩情绪稳定,慢慢走出丧母的阴霾。

  

这一天,是小佩开学返校的日子,郑晓萍开车送她。天空飘起了细雨,小佩开门下车,走进雨中。郑晓萍从车窗里递出一把伞:“小佩,快打伞!”小佩大声道:“妈妈说过,没有伞的孩子要学会奔跑!”她迎着雨大步跑向教学楼。

  

郑晓萍笑了,含着泪。她在心里说:孩子,我会一直陪着你奔跑,不管多大的风雨!(因涉及隐私,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相关单位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武汉夜生活网    

GMT+8, 2019-1-23 12:04 , Processed in 0.12233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